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桐人的DSO】(09)【作者:122h】
【桐人的DSO】(09)【作者:122h】
字数:53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9章、坦白

  桐人双目含泪呆呆地看着触控营幕,在营幕中的物品清单中显示着一根金色扭曲的树枝,在DSO的装备内,和这做型相似的装备桐人也见过,但它们都无法带给桐人如此的震撼。因为这金色树枝正是ALO内自己的恋人(妻子)阿丝娜的专用魔杖-世界树的树支。

  当初桐人花费了数小时破解完和猛所给的解码后却发觉所有讯息的进出都被超强的防火墙阻碍了的时候,她真的绝望了,什至悲伤得一拳砸在键盘上。谁知错有错着,在那一拳下,居然无意中把自己备用栏内的一把武器上传到了网路上,桐人这才发现原来防火墙主要防止的是文字和图像这类讯息传播媒界,所以已经无法改变任何任何外型和介绍的物品反而成为了盲点。

  知道这点的桐人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将自己的阐释者寄去阿丝娜的邮箱内。在经历了对桐人来说彷彿数年什至数世纪的等待后,世界树的树枝终於出现在自己的邮箱内。在经历了徬惶,迷惘和绝望后,桐人第一次感到希望的光明,伴随着这份光明,桐人开始幻想起和阿丝娜的重逢的愉景:和阿丝娜还有结衣一起在ALO中游玩,一起吃饭,然后就在两人的爱巢中渡过激情的一夜,她们互相抚慰对方的身体;双方的双手不断搓揉着大家白嫩的巨乳;然后手指滑过平坦的小腹到达彼此的秘蜜花园,大家先是轻抚着饱满的小穴,然后把手指插入早已经洪水范滥的水帘洞内抠弄着…

  想到这里的桐人猛然回过神内,发现自己的手再一次按到了数小前经历过疯狂高潮的小穴上,懊恼的心情再次涌上心头:「祇不过是相隔了数小时,我居然又开始自慰了,难道我的性欲己经变得如此炽热了吗?这都算吧,更糟糕的是刚才自己幻想和阿丝娜做爱的片段居然不是男女交合而是百合性爱,难道自己连心都变成女人了吗?」

  桐人想到这里,看着营幕上的世界树树枝,慌忙提醒自己现在不是懊恼的时候,勉强压下自己的情欲后,桐人终於开始进一步的联络,这才发现在祇能传送物品的情况下要传递详细讯息真的很困难,思前想后桐人唯有利用装备名的首字母来并成句子。事实上这绝对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刚是传送「我被困在DSO」(IamtrappedinDSO)这句记便耗费了桐人15件装备,要不是桐人自身也是个土豪的话,恐怕连这一句话都传送不到出去。

  「看来唯有跟和猛那混蛋商量一下,要他收集一堆废物装备了。」桐人咬牙切齿地呢喃道,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求一个强奸了自己的人,但现在留给自己的选择真的不多了。

  「和猛…就是那个对桐子做了很过份的事的魔人吗?」一道怯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桐人一回头,祇见塞雅正站在自己身后,面上带着混合着疑惑;尴尬和欣赏的奇怪神色。

  桐人无暇理会塞雅的面色为何会如此奇怪,她慌忙看向出口处,待确定没有人在出口附近监视才稍为安下心来。桐人把塞雅拉近自己,在她耳边低声道:「你怎会来这儿的?门口守卫没阻止你吗?有没有人监视你?还有,在我比赛完后,魔人们有没有遵守诺言释放居民啊?」

  塞雅被桐人连珠密炮的问题弄得头昏脑胀,而且脸色也愈来愈红,慌忙把头别过一面,低声道:「天芭她们还算守承诺,11名人质已经离开这种城了,看样子应该没有遭受到什么为难。而且我们在城内的自由度很髙,魔人们已经公开表明,祇要确保所有人质不准离城,而且你被囚禁在这个大牢内,就不会过问其他事了。就连我进来探监这种事,他们也没有检查就放我进来了。」

  「看来天芭她们非常清楚,祇要信守诺言放人,就是让我继续参赛和留在这大牢内的最佳方法,真是可恶啊!唉?塞雅你怎么了?」桐人这才注意到塞雅脸色红红,而且不敢看向自己,疑惑的桐人向自己一看,脸嚓的一下子红了,原来从自己自慰完到破解通讯码,再到和阿丝娜联络,自己都忘记穿衣服了…再加上自己自慰完后一直躺在床上破解通讯码而完全没有整理自己,不但自己整个美妙丰润的躯体和诸般隐秘之处暴露在塞雅面前,加上自己略带凌乱的头发和因乾固了的爱液而略微反光的小穴,完全就是一个翻云覆雨过后,刚起床的慵懒美人的迷人模样。

  「对…对不起…」桐人慌忙地从物品栏拿出衣服就想装备上,但塞雅却按着她的手阻止了她。「塞雅?」桐人困惑地看向塞雅,祇见她低着头,面色通红,声线虽低却带着异样的决心:「我明白的…桐子也有自己的身理需要,如果不厌弃的话,让我来帮你吧!」

  「啥?」桐人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朶,瞬间呆了。「因为…因为我喜欢桐子啊,而且桐人这几天为了大家过得很痛苦,至少让我安慰你吧,我听我的新侍女说,用身体安慰的话会很快复原的。」

  「那一位侍女对你灌注过种讯息啊…」桐人苦笑地想着。虽然塞雅的认知里桐人是女性,但桐人明白从桐人从魔人手上救了她开始,她就对桐人有明显好感,所以才叫桐人和她入浴。到后来因中了天芭奸计而令桐人陷入危机的事更令她对桐人感到很内疚。这份内疚伴和一直的好感混和在一起变成深深的爱慕。到今天看到桐人如此迷人的模样,终於忍不住而出现今日主动求爱的情景。

  「塞雅,我很感激你对我的感情,但我已经有…塞雅你干嘛跪下来了?呀!」在桐人成功对塞雅发好人卡之前,塞雅已经整个人跪了下来,看着桐人水汪汪的小穴,面上是闪过一丝害羞的红晕,然后眼睛一闭便吻上去。

  当柔软的阴唇被更柔软的嘴唇触碰到的时候,阴唇彷彿被电流电击过一样,使得桐人不禁呻吟了一声。听到桐人的呻吟,塞雅的更努力地耕种着桐人的下体,吻像雨点一样降落在桐人的阴唇上,部份更落在已经渐渐肿涨的阴蒂上,更加彷如直通大脑的闪电,把桐人刚刚用尽全力冷却的情欲火山再度爆发起来。

  伴随着塞雅的每一下吻,桐人感到自己的脚愈来愈感到软绵绵,终於在塞雅再一次吻中了已经肿胀不堪的阴蒂下,桐人的双腿在快感的摧残下无力支撑,桐人的身体整个跨倒在破碎的床上。

  塞雅一边脱掉衣服,一边爬上桐人曼妙丰满的躯体。浑身软绵绵的桐人躺在床上,面上带着无奈和期待。无奈是因为塞雅对自己的爱,自己完全感到她对自己的爱是如斯激烈,但因阿丝娜的存在,自己可能要像拒绝其他女孩一样拒绝她。麻烦的是,自己现在情欲高涨,不要说抵抗塞雅的爱抚,自己现在已经因为期待而主动扭着身子。

  「塞雅,我…唔」桐人的话语再一次被塞雅打断,今次是自己的嘴巴被封住了。先是两人那四片柔软的嘴唇相碰,然后塞雅趁着桐人想说话而开口的一刹那一举入侵进桐人的口腔并用舌头不断卷起翻弄着桐人的舌头。

  「唔…唔…」舌头被压制并玩弄使得桐人的娇躯不断扭动,但这并不代表桐人讨厌这行为,事实上桐人的舌头什至不由自主地开始和塞雅的舌头缠绕起来。毕竟这是桐人在进入DSO后第一次带着爱意的接吻,不像和猛侵犯形式的强吻,带着爱意的吻使得桐人心防卸下,对快感的抵御降至最低,最后什至双手揽着塞雅的纤腰。

  得到桐人回应的塞雅进攻愈发激烈,祇见她一手攀上桐人胸前的玉緻雪峰,富有弹性的白球不断在她的手里变幻成各种形状;同时另一只手按在刚刚才从塞雅嘴唇解放,佈满吻痕的小穴上,不断抚揉着。

  「唔…唔…呀…呀,虽然不是第一次被3点攻击,但这次和以往完全不同,被作为同伴而且是爱慕着自己的对像爱抚原本己经令桐人的心里防线完全无法构筑起来,早前的自愿性自慰和被短暂压抑的欲望更令桐人彻底丢盔弃甲。事实上现在的桐人已经完全沉醉在快感的泥沼里,高潮是分分秒秒的事了。

  果不其然,在塞雅把手指插进桐人泥泞不堪的小穴内摆动了十多下,桐人的身体便马上扭动得彷如筛子一样,口中亦吐出淫荡的叫声:「呀!哈…哈…很舒服呀,塞雅…来…我要更多。求求你…手再抓得大力一些,就像要掐爆乳房一样的力度也没关系…对,就像这样…插在小穴的手指也要更深,要挖得更快…呀…塞雅,我也让你舒服吧…」说着双手便从塞雅的腰间移到她的臀部。

  虽说远远比不上女体化后的自己那么翘翘,但在同年纪女性相比都是相当浑圆的。桐人先用手沿着这浑园抚了一圈,然后随着塞雅轻轻的嘤了一声,桐人开始揉捏着这软肉。

  桐人知道塞雅的身子承受不到粗暴的性爱,所以用比别人对待自己的力度轻数倍的力度爱抚着手中这具美躯。先在软臀上轻捏了数下,然后便把手指慢慢移向股与腿之间的构间。果不其然,那里早已经洪水泛滥了,桐人的手便不断爱抚着这可爱水帘洞的开口那双薄薄的阴唇。塞雅终究是年资尚浅,怎耐得住桐人这种从通常性爱到强奸调教都尝过无数遍的老手,很快便娇喘涟涟。

  「桐子很舒服啊……呀……呀……让我们一起来更加舒服吧……」塞雅话音刚落,桐人便感觉到自己的小穴被瞬间填满了,填满小穴的事物不但有着直达子宫颈的长度,而且形状比不久前自己自慰时用的剑柄更好,把自己的阴道填得密不透风的。

  「塞雅……」桐人微醉在小穴被填满的快感,略带困惑地看向自己的下体,祇见一根粉红色,看上像啫哩一样的圆柱体从自己小穴伸出,弯了一个U型后插进了塞雅的下体。「……这东西也是侍女给你的吗……」看着面带困惑,但又一脸快感的桐人,塞雅害羞地笑了一下:「这时就不要管这些吧,来吧……」说着一边把头摀低下去,一边用腰部狠狠一顶!

  「呀……呼……不要突然就用力啊……换作是其他人……可能会受不了的……啊……要接吻吗?来吧……唔……唔……」原本还在娇嗔着塞雅粗暴的桐人,看到近在眼前的樱唇,便被情欲所驱使,不由自主地亲了上去。两人的樱色唇片甫一接触,嘴巴便下意识地打开,两人的舌头便迫不及待地伸出并互相纠缠起来。
  两人的的舌尖不断滑过对方的舌面并互卷着,塞雅的口水沿着两条舌头的接触面缓缓留入桐人的口中。

  「唔……咕碌……塞雅的口水很香甜,就像清泉一样。」「桐子你的嘴巴真甜啊……那么让我也回礼吧……」说着开始加快下体的动作,不用多久两人的呻吟声和下体撞击时淫水所溅起的噗池噗池声便充满整个地牢。

  「塞……塞雅……很激烈啊!……不行了……我快要去了……」「我……也是啊……让我们一起……呀呀呀呀呀!」伴随着两下高昂的吟叫;两具紧抱着白晳美躯一起猛烈地颤抖起来;被粉红双头阳具连接起来的小穴同时喷出白练的清泉;令原本已经佈满了桐人自慰痕迹的床铺再铺上新的痕纹;就连粉红阳具也被淫水迫出体外落在地版上了;经历了如此强烈高潮的两人意识渐渐堕进黑暗,相拥着昏睡在满佈淫液的床铺上。

  虽然桐人的性爱经验的确是高出塞雅很多,但这两天的竞技场上的激烈战斗和连续超强绝顶高潮彻底淘空了桐人的身心。所以当桐人醒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一张正含情蜜蜜地看着自己;满脸绯红;眼神湿润的俏脸。

  看着近在眼前满脸娇羞的塞雅,桐人的内心却是充满苦闷和内疚。就算不断说服自己那祇是自己傍惶无助而寻求的安慰也好;或是对被强奸的悲痛而用快感来渲泄也好,都改变不了自己背叛了阿丝娜,红杏出墙的事实了(桐人的用词已经变得很女性化了)。

  虽然早在自己被和猛强奸那一刻,阿丝娜已经可以算作被NTR了,但那时好歹是被强迫的,但刚才……想到自己的主动迎合,桐人的心仿如被箭射穿一样,一支名为内疚的箭矢。

  「桐子你没事吧……」看着桐人因为内疚而悲伤的脸,塞雅担忧地问道。桐人抬起头看着塞雅那清澈的眼神呆了数秒,她明白自己的良心已经非常内疚了,如果现在再骗塞雅的话,她恐怕会内疚至死吧。所以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对塞雅道:「塞雅你冷静些听我说……」

  说着桐人便把自己的来历和处境说了一遍,也说了阿丝娜和由依的事。当然,桐人明白如果直接对塞雅说你是一个NPC,你所在的世界是一个游戏,相信任何人也没法接受吧。所以桐人把事情描述成自己的世界把重罪犯流放至异世界,而自己这个无罪之人因为被陷害也进入了这个世界,而且身体被不明原因转成女性。在最后桐人说道:「很抱歉在这个情况下告诉你真相,但这件事实在太匪而所思,而且我知道你因为往事(被魔人强奸一事)而对男性充满芥蒂,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怎样告诉你。我明白你很难一时间接受,什至会憎恨我对你的隐瞒和我作为男儿身的事实。但我真的不想隐瞒着深爱着我的你。无论你要怎样怨恨我也可以,我永远也会去帮你的,就像初相识时那样!」

  塞雅的脸色从桐人开始坦白变不断变来变去,从知道桐人本是男儿身后不自觉留露出恐惧;到明白桐人被陷害进入这个世界所经历的痛苦而感同身受;再到听到桐人对自己发出「永远也会去帮你的」的承诺时再度留出的欣喜和爱慕;但又在这时想到桐人已有妻女的事而露出失望伤心的神情;但在各种神色变幻过后,塞雅在最后的最后露出的却是决心的神情。

  「虽然桐子有女儿的事的确令我很惊讶,但我早就感觉到桐子你是有爱人的,毕竟你每次自己独处的时候看起来都像在思念某人的样子。桐子……不,桐人!其实在我来之前我的新侍女就警告我会失恋什至变成第三者的情况,说如果没有爱你到底的觉悟就不要来这里了。但我还是来了,义无反顾地来了。」说着塞雅便把桐人的头按在自己小巧可爱的胸部上,而听到这份关怀的心,桐人再也控制不住,整个人靠在塞雅的怀内呜咽着;任由泪水沾湿着塞雅的肌肤。两个祼体美女相拥原本应该是相当色气的画面,但现在看起来却带有几分温馨的感觉。
  好不容易桐人终於冷静下来,塞雅的手仍旧抱着她不放,喃喃自语着:「原来这段时间你经历了那么多的事,难怪你会作出现在的选择了……」桐人微微抬头,眼睛虽然哭得红肿,但却带着一份决心:「没错!我们的情况正是严峻至必须和恶魔交易的地步。放心吧……我一定会拯救你们的的,你们也要小心啊,魔人们很有可能再用你们做突破口的 .」听到桐人说的话,塞雅回想起天芭的事,使得抱着桐人的手不自觉收紧了:「我明白的,桐人我一定……慢着!那是什么?」在塞雅和桐人惊讶的目光中,一团光从桐人的邮箱浮现出来……

  后记:由於小弟工作烦忙,导至和上次更新相隔什远,在此再度致歉。其实原定本章是和下章合并为作一章更新的,但真的不想再拉长更新间隔时间了,所以修改后便先上载这章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